平阳第一社区 平阳信息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2553|回复: 4

[投诉] 克制的结果就是被政府欺骗与欺负。投诉鳌江镇人民政府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0-25 19:56: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至上次发帖已经过去了一年多,一年多来各方部门、领导都让我的克制,都说会出面帮忙解决问题,可没一点实质行动,所以本人不得不公开事件的全部,请广大网友评论与帮助。下面本人将全部事件的材料、相关部门的处理方式全部公开,如本人有一字不实或夸大,愿意负法律责任。
本人刘伦道是平阳县鳌江镇环卫所老职工。今年58岁,1963年出生,1985年开始从事平阳县鳌江镇环卫所管理兼收取卫生费工作。 2010年10月在环卫宿舍从二楼坠下,造成左右两边脑组织严重损伤,开颅术后造成不可逆转的病症。原单位领导体恤本人祖宗三代人从事环卫工作,同时又家境太过贫寒,故向当时的相关镇政府领导汇报后,原本人的环卫所管理工作暂停,其中向镇政府承包收缴居民卫生费工作由本人妻子王彩萍代收,后单位领导林曾浩恐本人妻子身体不好(患子宫癌),故协商让本人次子刘永西代收至今。2018年底在本人与本人次子均未在场的情况下,环卫所把本人评议为2018年度工作不合格。原所长温正君通知本人次子,本人次子当场表示不能接受,并明确反映本人已十年未参加正常工作,病休中,不应该放入年度工作评议。2019年初本人次子多次代本人向温所长申诉,温所长也表示当时组织办催,故考虑不周,事后想想放本人进去评论肯定吃大亏,同时也向本人一家道了歉,并表示会为本人去镇政府申诉。可不久后温所长,他自己因人事调动已不分管环卫工作,并转告这可能要扣奖金,也许还要按末位淘汰制清退的,让本人找其他领导反映。故本人次子借与同事高小英于2019年2月28日 一同去分管环卫工作的镇党委委员项显楚处,询问为什么2018年度7-12月份已完成的半年卫生费工资(每人15360元)未按时发放。项睁眼说瞎话,竟然推单位未将报表送达。事实上单位财务柯荣雷与所长温正君多次送达,项多次无故不签拖欠(录音均有)。同时本人次子代本人向其反映评议问题时得到的答复:“评议最后一名后面要清退,谁让你爸爸做事不好,自己做好准备”。同是他又说这是镇党委会决定的。那本人次子就说可不可以将抗述报告送给其它委员、镇长、书记时,项竟然拍桌子骂到:“一个环卫工,敢上访马上开除”。并当场叫来镇政府保安,指名告诉保安以后不准本人一家人再进镇政府,真是霸道啊。天地良心,本人从2010年度后就再没踏入单位一步,评议上的一半多同事都不认识,这评论公平吗?向主管反映后就这下场?后本人次子又多次向当时调来的所长李敬反映时得到答复:“当时是温所操作,找温所去,同时这是政府搞的,比他高,他管不了,你可以去走司法”。做为一个单位领导,应该是起承上启下的作 用,下面的职工出现了问题,应该由他来向上级主管反映,他是一推干净。2019年6月12日,本人次子接到一个电话,来电说是镇政府的,让本人次子将2019年1-6月份收的卫生费交上去,说本人要被开除了。故本人与本人妻子于2019年6月14时日去政府找所长李敬询问,从他那里拿到一份关于2018年度考评不合格的文件,本人妻子要求他给出这份不合格文件的处罚依据的鳌委办的管理文件时,李敬不能提供。本人次子在2019年6月30日将领的税务发票收完,将现金全部交上,支付宝与微信中21900元暂扣,要求单位给解除合同书面材料并办理手续、结清2018年下半度卫生费工资与奖金 ,2019年1-6月卫生费工资,未得到解决,李敬并不再见本人一家。2019年7月16日本人与本人妻子到单位去讨说法,单位林日豫报警说本人全家去闹事,出警后当场将本人与本人妻子带去鳌江镇派出所,后感觉本人与本人妻子身体不好,就去将本人次子从他家中无敌带派出所关半天。说明一下本人次子从2019年2月28日与高小英去项显楚办公室后就再也没去过镇政府,那来的闹事一说?后面民警的调查也证实了这点。负责的民警林连鹏与分管副所长杨新在调查完全部事情后,很同情本人一家,并当场表示会帮忙调解,可连他们多次要求李敬到派出所来协商,均被李敬以各种理由推诿,就是不来。所以杨所与林民警要求本人次子给他们整理事情的报告,他们去帮忙转送相关镇委、镇政府的领导。一直到10月10日,在派出所工作人员一再催督下,李敬才来派出所与本人、本人次子第一次协商,李敬要求本人将21900元上交。本人则要求单位结清所拖欠1年的收费工资并办理解除合同手续,多退少补(拖欠的工资多过这数)。他当时说做不了主,并许诺会去询问镇委人事办主任柳国防与主管领导项显楚,让本人一家去等着。派出所林聪所长让本人一家克制,说政府如此处理本人肯定违法,会解决的。可以一等就是两个多月,李敬就是不出面也不见面,本人与本人妻子多次去鳌江镇信访室反映,均说已将报告转给主管领导。后来李敬竟然威胁本人同事高小英,说要开除她党员,停了她工作等,让她全家多次来本人家里吵闹,一定要让本人一家把21900元上交。12月4日高小英一家来本人家中将本人妻子推倒摔伤、吐鼻血,派出所出警立案后再次要求李敬来协商,他就是就是不来。本人两个儿子本想去高小英处讨说法,派出所杨新所长让本人一家克制,不要违法给别人抓住把柄,他会帮忙来协调。可同时李敬又向镇纪委报案,说本人侵占公款。12月5日镇纪委致电本人次子去说明情况,了解情况后,纪委同志当场致电李敬前来说明情况,李敬也是推诿不来,后来纪委也是比较同情本人一家,也说会帮忙协商。事后派出所让本人一家再将报告送给杨新所长,由他去向分管信访与维稳的镇委副书记盖军反映,事后经杨所转告,盖军当时致电给分管环卫的项显楚委员,项显楚推说不清楚,并说镇委人事办主任柳国防怎么没审核,说会给本人一家解决的。一等,疫情期,又三个月。本人一家本想在镇内能解决就好,忍无可忍下2020年3月在网上信访给平阳信访局、黄慧县长反映,信访转了一级又一级,让鳌江古鳌社区的副书记(本人户口在古鳌)与本人次子协商并转告,些案件项显楚已转交给镇委委员、人武部长徐星星负责,说会通知本人一家去协商,可一等又没影了。2020年4月底本人单位又调新来所长支秉迪,本人一家5月初去讨要说法,派出所也一直让他与本人一家协商处理掉,支秉迪才将上述评议不合格中提到的处罚依据的文件发于本人次子微信上,说只能去劳动仲裁了。本人次子拿到这份文件后与高小英协商将所扣的21900元卫生费全部交上,并申请法律援助提交劳动仲裁。(以上事件发展的很无力,都能出本书了,可劳动仲裁后事件更可以拍成电影。)
法律援助指派平阳金欧律师事务所的郑、许两位律师帮忙进行劳动仲裁,于2020年6月8日提交申请,要求镇政府解除合同、发放单位从2018年下半年度至2019年上半年度卫生费收取工资、依法要求经济赔偿。9月11日开庭,对方律师拿来一份本人及原环卫所老职工职的126元生活补助表说已经解清了所有的工资,(这部分补助是对原环卫所掏粪工人因城区发展,无粪可掏,单位又没有这些多岗位分,故让老职工自谋出路,单位给予最低生活补助、福利、社保至退休,这部份人在编不在岗,20多年了没有变化了,本人就是其中一位,当时有28人,现退休、病故,还留有11人。)现在还有126元一个月的工资吗?当时本人的代表律师要求对方给出卫生费工资表时,对方一问三不知。可后面对方又拿出一份高小英的证明材料(事后才知道是证明材料是单位林日豫写好威胁高小英签字)说本人侵占卫生费21900元,可单方面解除合同。(上述已经说明的很清楚,本人次子代本人收费工作与高小英是一组,所收金额两人均有暂留,每月底交上财政局,按与镇政府协议每组完成金额的7%提成作为工资,从2003年本人与向7个老职工成立收费组已经17年了,银行流水单全在。历年退休一部分,一部分嫌累丢面子,两组只留下3个人,李守勇1人1组,本人次子与高小英1组。)可笑,本人收费全部要先从税务局领取发票,再交财政局保管,领多少交多少,从2018年下半年起至2019年7月1日被无故停职共计领取560650元发票,至今已交560650元,一差一分。本人律师当场就问对方律师那来的侵占?既然有收卫生费这事,那为什么发放卫生费的工资表又不提供给仲裁委,对方律师又说不清楚。对方律师又提劳动仲裁时效,说本人一家一年来没向相关单位申述,自己放弃了主张权利。可事实上单位及镇政府从始至终没有人将什么书面材料或解除合同书送到本人或本人家人手上,本人给相关部门的报告说的很清楚,全是本人一家要求政府把工资结清并办理解除合同手续,后续本人想协商或去告都可以,而且那时候如果可以解除合同,本人还能拿两年失业金,都退休了。上述反映,本人一家已经向多少个单位、相关领导反映。镇委项显楚、原镇委副书记盖军、原派出所长现镇委副书记林聪、副所长杨新、环卫所长温正君、李敬、支秉迪、平阳信访局、鳌江信访室、纪委、财政局、古鳌社区、人武部除星星,上述领导、单位哪一家没有本人送的报告,本人一家不知道还要向谁申诉才是合理的。休庭后,仲裁员要求对方律师了解清楚事情后,选日去协商。事后经本人律师转告,对方以本人没有去镇政府申诉为由,镇政府施压给仲裁庭。可笑的是,本人与本人妻子去鳌江信访室查找记录,竟然说没有了,本人好不容易又找到了当时多次接待本人一家的信访工作人员,她只证明本人一家从2019年10月至12月多次去信访室 (律师已取证),报告已全部转相关领导,本人要求她要书面材料却不敢给,让她给姓名、电话与出庭作证也不肯,婉转让本人一家不要害她,还好网上信访记录全在本人次子手机里。去派出所查询,原副所长杨新转告没有协商成功没有记录,执法记录仪还在,要仲裁庭调取,如需要几位相关人员愿意证明。
事件至今,所有部门与领导都让本人一家克制,让本人相信政府、相信法律,会给个合理的处理。可以现在呢?所以该忍的都忍了,一年多来全家没有收入,全靠次子搭点小店养活几家人,多次被人电话威胁,本人次子的小店被人报复。(某人于2019年6月就直接向安监局举报两次,就要搞关位于鳌江吉祥路的店,而且不避嫌,就说要搞掉本人一家的所有。)一直一直来,本人一家有所顾虑、克制,顾虑本人的老母亲与孙女,现在老母亲仙逝了,儿子也在协商离婚,孙女也给抱走了,家里一分钱也没有,有一顿没一顿的,还有什么顾虑?相信政府?相信什么?还能相信吗?08年起从妻子患癌,10年本人摔伤了头脑,从未断药,多年来欠下一大批债务,全压给本人次子身上,拖累了子孙。原本以为镇政府会看上本人祖孙几代人为鳌江环卫的历史苦劳,(前身鳌江清卫所为祖母杨八妹等人所开创,河滨路20号环卫大院都是她共八人所建。七几年改质公共事业管理处为本人父亲刘修昌等人所成立,被镇政府分管后的环卫所最苦的工作掏粪工就有本人一员,鳌江塘河最脏时就是本人开铁船清理出来的,后来2003年成立收费组最困难时期本人也是没有退却。当然当时的镇政府也很照顾本人一家,记的13年底时,领导开玩笑说本人一家可能是全鳌江历史以来拿困难补助最多份额的一家,不管政府、民政、单位、社区、工会、社会团体全来慰问,可这也同时反映本人一家是全镇最困难的家庭之一。)本以为熬到退休不再拖累子女,在环卫宿舍住到老死就结束了。可谁想到在退体前来这么一出,要拼命就让本人二老来吧。本人妻子眼睛也看不见了,本人糖尿病发症也出来了,还能活几年?怨有头债有主,要开始认准人了。
上所述全部真实,不需要夸张与修饰,如有一事不真、虚假,本人一家愿意负法律责任。论坛内发不下怎么多材料文件与照片,故本人请别人今天开了个QQ群976982452,将所有材料,照片,录音,相关人员电话全部公布在群里,请让广大网友取证与了解事件真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0-25 19:58:18 | 显示全部楼层
后续
劳动仲裁书已下(已经上传QQ群),可能迫于广大网友的压力与良心的不安,仲裁委员会并没像当初通知的一下,睁眼说瞎话,并没有用可笑的仲裁时效问题来仲裁,但明眼人一看就是很可笑偏私。为什么这么说呢,第一点,我们提请的是政府违法解除合同,要求赔偿。原因上面说的很清楚,是鳌江镇人民政府以2018年度工作不合格的评议为由,于2019年6月30日后单方解除劳动合同并不办理手续拖至2020年5月底才拿到书面通知(鳌委办文件)。仲裁却偷换概念,以本人工作不能胜任(劳动同合法中39条规定可解聘不用赔偿的条例)为理由判政府解聘合法,却不看同法41条之规定(41条规定有以下之一情况的不得用本法39条规定解除合同,41条中的第2小条:在本单位工作15年且离法定退休不到5年的),本人在单位工作从1985年3月开始算到2019年6月总共35年工龄,离法定退休3年,连本人一个百姓都知道的常识,仲裁委员会却敢如此裁决,连法律援助的律师都傻眼了。
第二点,仲裁经济赔偿问题,仲裁委以2008年1月1日经济补偿条例发布开始补偿,本人查了下,2008年发布的新版条例只是规定了补偿年限(最高12年),2008年以前的工龄的经济补偿是没有最高年限的,但不是2008年前的工龄就清零的,一年工龄补偿一月工资。所以本人的案例又偏私了吧。
第三点,拖欠工资问题,仲裁政府将2018年下半度度至2019年上半年度拖欠的19622.75发还,可是关于2018年度奖金扣除了,说要本人提供奖金金额证据。本人以将2015开始的工资卡银行流水提供,可单位连2018年度工资都拖欠了,还有什么奖金记录,政府都不敢将本人的工资表提供仲裁委,本人同工同职人一大把,这需要本人提供吗?再说政府部门有明确奖金制度规定,又不是私企想怎么发就怎么发,还要本人提供吗?
第四点,补偿月工资金额的裁决问题。月平均工资以离职前12个月平均工资计算(2018.7-2019.6)。那问题来了,本人向仲裁庭提供明确证据证明,本人基础工资528.6元每月,收取卫生费3.5%提成工资。2018年度7-12月收取卫生费430500应得提成15067元(历年正常工资),15067/6=2511元加基础工资528.6元总共3039.86每月。
2019年1-6月政府由这评议纠纷就限制发票领取,只收取130150应得提成4550.25元(非历年正常工资),4550.25/6=759.2元,加基础工资528.6元总共1287.8元每月,远远低于国家规定的最低工资,政府明目张胆的违法,仲裁庭是睁只眼闭只眼。都在偷换概念来个平均工资2163来计算,违法低于最低工资规定的能用来计算吗?这也许就是政府故意拖欠2018年度下半年工资的原因。
劳动仲裁机构是劳动者与用人单位的法律保障单位,是体现公平、公正、公开的理念,是维护法律责任的地方,本不应该畏惧行政单位的威势,法律本应该是尊严的、严谨的、神圣的。如果执法机关都不能以法律为准绳来解决百姓的疾苦,那这机关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党领导一切是正确的,但党是全体人民的党,不是某人的党。政府也是全体人民的政府,不是某位领导的后花园。很多人告诉本人,仲裁庭能顶住政府的压力,判政府补偿已经很了不起了,同时也是一个好的开端。本人只要一个真正公平公正的判决,如此明目张胆的违法偏私的仲裁,本人不服,近期将向平阳县人民法院提起诉松,希望这个最神圣的地方能为平凡的劳动者做主!愿全体网友一起见证后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1-2 23:10:30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已经本人向平阳人民法庭申请立案了,不管法庭还是仲裁庭,只要能证明像本人这样在《劳动合同法》中第42条的规定,是法律保护的老职工,给政府这样无故解聘是属合法的,那本人一句话不说,转身就走。
政府从头到尾一直是说本人是因为2018年底,被评议为工作不合格,然后按中共鳌江镇委的一个什么文件要清退,可仲裁庭却不敢用这条来仲裁镇政府合法解聘,偷换个概念以本人不能胜任工作(仲裁庭审中双方从来没提过这点)为由,按<劳动合同法>中40条 规定来仲裁政府合法解聘(仲裁当庭笔记已经上QQ群)。政府部门、司法部门个个搞小动作,还能让老百姓相信政府吗?
下面引用劳动合同法中40条与42条的规定。
第四十条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用人单位提前三十日以书面形式通知劳动者本人或者额外支付劳动者一个月工资后,可以解除劳动合同:
  (一)劳动者患病或者非因工负伤,在规定的医疗期满后不能从事原工作,也不能从事由用人单位另行安排的工作的;
  (二)劳动者不能胜任工作,经过培训或者调整工作岗位,仍不能胜任工作的;
  (三)劳动合同订立时所依据的客观情况发生重大变化,致使劳动合同无法履行,经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协商,未能就变更劳动合同内容达成协议的。
第四十二条 劳动者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用人单位不得依照本法第四十条、第四十一条的规定解除劳动合同:
(一)从事接触职业病危害作业的劳动者未进行离岗前职业健康检查,或者疑似职业病病人在诊断或者医学观察期间的;
(二)在本单位患职业病或者因工负伤并被确认丧失或者部分丧失劳动能力的;
(三)患病或者非因工负伤,在规定的医疗期内的;
(四)女职工在孕期、产期、哺乳期的;
(五)在本单位连续工作满十五年,且距法定退休年龄不足五年的;
(六)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其他情形。


也许本人在QQ群材料很多人没看到,本人1963年3月16日生,1985年入职未调动过单位,就单从社保记录中就是1992年1月1日开始至2019年4月8日被无故停保也有27年之多,远远超过在本单位连续工作满十五年的规定。本人法定退休年龄是2023年3月16日,就按政府主张的2019年4月8日停保日算起也只离法定退休3年多,所以律师都傻眼了,明目张胆的违法、渎职欺负老百姓不懂法。私下已经有很多人告诉本人,陈纪情做为一个平阳县劳动仲裁委员会中的仲裁员,能顶住行政部门的压力,仲裁鳌江镇人民政府赔偿已经是破天荒了,不应该怪他。实话实说,本人一家从来不怪任何人,本人只想要一个真正公开、公正的判决,一个合理、合情的说法就这么难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1-4 22:32:51 | 显示全部楼层
水表抄了没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关于我们|社区动态|免责声明|小黑屋|隐私条款|联系我们|手机版|平阳信息网 ( 浙ICP备18012889号 )

浙公网安备 33032602100245号

GMT+8, 2020-12-2 08:58 , Processed in 0.087324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